目录

伊塔之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大字
中字
小字
评书
听书:
男声
女生
标准
第一百零五章 乌鸦预言 VIII
   存书签 书架管理 下一章
加入书架,看书不迷路
    阴沉的天空中飞舞着片片的雪,落在人们肩头之上,逐渐消融。

    方鸻微微侧过目光,放下右手,如鸦羽一样页页张开的金属收束了,幽光流转,映着皑皑的白雪,其上所刻画的纹饰,不过是森林与星辰,与一位行猎的君王,严冬既临,猎号长吟。

    在凛冽的寒风之中,构装巨兵列成一行,收回了手中的长枪,风雪漫卷,细长枪尖直指天空。广场之上一片狼藉,有倒在地上呻吟的人,与早已冷透的尸体,仅剩的鸦爪骑士眼中带着难以置信的光芒,默不作声,缓缓向后退去。

    方鸻也不看这些人,他抬起头来,漆黑、幽然的目光看向广场的一个方向。令那里站在窗后的领头之人倒吸一口冷气,蹬蹬后退两步。他见证了那场战斗或不若说是一场一面倒的屠杀,外面传闻着半龙骑士的美名,但真正的工匠战士又有多少?

    视频之中一场场精彩的战斗,然而终比不上这一切发生在眼前,令人震撼难平,心荡神驰。他手中握着记录讯息的水晶,一时竟微微有些颤抖着,不知该拿起,还是该放下。

    方鸻将手轻轻一招,空气中忽然传来一阵扑簌簌震荡的声音,嗡嗡作响。在那个领头之人奇异的目光之中,只见一束束银线从四面八方飞来,汇聚到那个年轻人手上。

    那像是一束灿烂烟花的回放,一个银色弯曲的螺纹。其中一只还在他们窗前停顿了片刻,飞舞了一个半圆,看着那梭状的,流线型的银色构装体上黑沉沉的水晶,一屋子人皆有若木塑。

    方鸻轻轻一指,银色的光芒飞离,化为一束落入他手中。他这才握住最后一只构装妖精,挂在大衣之下,并抬头看了看面前一众骑士。灰骑士们竟不敢阻拦,左右退开,有人在压力之下失去了最后的斗志,丢下手中的武器,毫不犹豫地转身逃走。这像是一个连锁反应的开端,其他人也有样学样。

    方鸻也不追击,只看着他们消失在广场之上,才扫了扫风衣上的雪,轻轻向前走去。一直到许久之后,那个领头之人才反应过来,他直接推开门冲了出去,冲下二楼,冲出大门去,来到广场之上。

    他身后跟着所有的人。

    广场上只有洁白的雪,斑驳的血渍,与正在化为纤尘的尸体,点点白光,汇入阴沉沉的天空之上。领头之人有些颤抖地抓起一具残破的胸甲,用手在其上一个拳头大小洞上探了探,缺口的边缘一片焦黑,几乎已经晶化。

    他再比了比自己的心口位置,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一群人立在广场之上,看着一地的尸首面面相觑,一时说不出话来。他们不由想到了自己公会培养的那个天才少年,比之又如何?

    银林之矛虽然只是一个分会,但在第一世界也足以代表银林之冠的实力,盾杖剑三会还比不上他们。能为主会输送人才,他们也曾感到与有荣焉,北地三星之中,吴迪更一度位列其首,甚至超过了作为老牌公会的蔷薇十字军的那一位天才。

    固然比不上苏菲,但银色维斯兰的小公主本来与他们本非一个世界,那朵银蔷薇与elite采取类似的策略,他们在第一世界的新人放在第二世界一样是佼佼者。

    他们还曾听说塔波利斯也有新星计划,只是塔波利斯现在已不复存在了。

    但是……

    “这又是什么怪物啊……?”

    人们心中的感叹,只能化为一句夸张的话语。

    胸甲在领头之人手中化为飞灰,才有人干巴巴地问道:“……那真是我们一样的,人……?”

    “不然呢?”

    “可……loofah也没这么……离谱……”

    领头之人没有说话,他倒是想到了一个人。

    这时他手上幽暗的水晶微微一亮,冒出一点红光,一个声音从通讯频道之中传了出来,“辰,怎么样了?”

    领头之人看着自己的通讯水晶,张了张口,他想说什么,但一时间却又不知该怎么开口。直到那边又问了一遍之后,他才平静了些许,犹豫了好一会儿,才答道:“鸫队,我们……任务没完成……”

    “圣殿的人把人带走了?”

    “不……”

    “辰,说清楚一些。”那边的声音,对他的反反复复,吞吞吐吐有些不满起来。

    “鸫队……”领头之人舔了一下发干的嘴唇,“我想,可能有麻烦了……”

    ……

    “你是谁?”

    “我是梅伊。”

    仅仅是简短的对话,就足以令旁人产生一种萌萌的感觉。“啊,那位骑士小姐可真可爱啊”人们拥簇在旅店的大厅之中,围观着面前正在上演的一幕。

    骑士小姐认真地仰着头,看着面前的人黑白二色的长袍,与边缘锐锋的盔甲,以及头盔之下的、警惕与严肃的目光。不知什么时候,鸦爪骑士涌入了大厅之内,将里里外外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坐得远远的冒险者们这时靠近窗户向外看了看,不由变了变了脸色。

    在口令声之中,街上的守卫一排排放平了长戟,刃锋映着雪光,森然凛冽。后面的雇佣兵们架起了一列列重弩,弩矢如林,其上寒芒萦绕。

    “外面都是他们的人。”罗昊看着一楼大厅的情况,低声说道。

    在不远处,希尔薇德正从自己的手提箱之上抬起头来,闻言轻轻点了点头。

    但她神态平静如常,只用手压在皮箱上,轻轻按下蔷薇花瓣一样的卡扣,打开皮箱,并从中一一取出配件,动作轻柔地将它们组装起来,变成一具修长的魔导铳。

    她装上瞄准镜,微微调试了一下,然后将枪托抵在肩头上试了试。

    大厅之中,先前那个问话的灰骑士脸色变了变,感到自己好像被戏弄了一样。他退开一步,看着梅伊有些严肃地重申了一遍:“女士,圣殿怀疑你的同伴之中有影人潜伏。所以他们必须要和我们一同前往圣殿,在那里接受风暴之主的拷问,只有这样,你们才能自证清白”

    可梅伊摇摇头,认真地问道:“可你们有证据么?”

    骑士一怔,怒极反笑:“在这个地方,圣殿所说的一切就是证据。因为在这里,只有我们才可以辨别谁才是影人的傀儡,预言将临,你们的质疑不过是心虚的表现。听好了,我的耐心有限,只能给你们一分钟考虑的时间。”

    梅伊仍旧答道:“那么恕我不能让你们前进一步,无论是一分钟,还是十分钟也好。”

    骑士看着她,一字一顿,几乎是从牙缝之中挤出一句话来:“……与正义相悖而行,那我看你们是自取灭亡。”

    “是么,可我并不那么觉得,”骑士小姐义正辞严地反驳,“追从光明者亦须得正直坦荡,向正义而行者,也绝不会藏头露尾,”她稚声稚气地答道:“古之训诫,今亦如常,世间之理,无外如是。”

    这话只听得大厅之中的人们暗暗叫了一声好。

    但这句话本身却有着另一层含义,已经有一些人听出什么,目露意外之色,不由从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来。

    只是那个灰骑士还没明白过来,还大声说道:“……一派胡言,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他一边说,一边有些狰狞地拔出长剑,向前一步,一味想要闯过去。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触碰到梅伊,一道湛然白光已从骑士小姐身上闪现,只听对方惨叫一声手一下弹开来,手中长剑也脱手飞出,当一声落在地上。

    灰骑士后退了好几步才扶着柜台止住步子,目瞪口呆地看着梅伊身边犹如画地为牢一般的纯白之壁那荧荧的光辉,落在有心人的眼中,其实许多人已经忍不住低声喊出了那个名字:“……圣域!”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灰骑士一时怔然,声音有些沙哑地再问了一遍。

    而梅伊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交错的玫瑰纹徽,并将手按在那个地方,才抬起头来,轻声答道:“我就是我,我是梅伊,光的追从者,恪守誓言之人,我是欧力的骑士。”

    后排站起来的冒险者们有些面面相觑。

    若之前还只是怀疑,但此刻已经完全确定了这一点;他们就算再孤陋寡闻,但至少也应听过这段大名鼎鼎的誓约词,与那个同样大名鼎鼎的职业:

    古训骑士

    靠在柜台上的灰骑士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终于意识到遇上了一个圣骑士,他再顾不得什么,只大喊一声:“动手,抓住他们!”

    在他身后黑白二色的骑士此刻纷纷涌上前来,向梅伊围了过去,而周围的冒险者心中再怎么认同,再怎么认为这位骑士小姐可爱,但也不可能与鸦爪圣殿作对,只纷纷后退开。

    不过梅伊面对一众敌人,面无惧意,反而向前一步,手中长剑第一次出鞘。她自己并无一把趁手的佩剑,手中乃是大猫人交由她保管的剑,圣剑可大可小,此刻在她手上刚刚合适而那雪光闪烁的剑刃,此刻犹映着一片明焰,直指众人之心。

    她只认认真真地开口道:“我以剑立誓,剑亦应我誓言。”

    骑士小姐的话铿锵有力,剑上升起一轮骄阳,那茫茫白光刺得众人眼泪横流。

    她手持圣剑,将剑向前一斩,斜斜劈入骑士之间。只听噼里啪啦一阵乱响,冲上来的鸦爪骑士连带桌子椅子一起齐刷刷倒下去一片,而冲在最前面的人甚至横飞起来,‘哗’一声带着玻璃碎片从窗外跌了出去

    “我靠!”众人看到这一幕脸都差点没吓歪了,这是什么威能?

    “等等”忽然终于有人认出了什么。

    有人喊了出来:“她是梅伊!!”

    这句话还没在人群之中引起什么涟漪。

    但下一句话,就像是一道惊雷一样落在众人之间。

    “她是梅伊,是蕾雅-塞纳尔小姐的学生!”

    “我靠!”人们终于忍不住在心中大叫一声。

    神圣九月。

    圣言骑士团大团长。

    旅店大厅之内一动,外面的骑士自然也行动起来,只不过梅伊像是定海神针一样守在楼梯入口之处,鸦爪骑士们很快发现自己无论投入多少兵力,都休想在这位骑士小姐面前前进一步。

    她简直像是一面坚壁,正如同她的老师一样,那位守护者,考林伊休里安第一盾骑,对方所站立的地方,便是不可摧毁的壁垒。

    不过梅伊还要更进一步,她的职业本非守护骑士,可攻可守,要不是趁手的长戟不在手上,只怕已经把里面的骑士阵型捅了一个对穿。

    这位骑士小姐的实力放在七海旅团之中也是数一数二,连方鸻也未必敢说稳胜,更不用说这些不过十七八级的鸦爪骑士,不过土鸡瓦狗一般。

    她简直像是一道不可逾越的天堑,任由骑士们一波波冲击,就是纹丝不动。

    但梅伊心中没有丝毫懈怠,甚至十分清醒,她牢牢地守在原地,完全没有要杀出去的意思。

    外面鸦爪圣殿的骑士里三层外三层将旅店围了一个水泄不通,她实力再强,在开阔的地方,面对一支军队的围攻也不可能支撑太久。

    只有借助这个楼梯口,她才能守得住这些骑士的进攻。

    不过梅伊等得急,外面鸦爪骑士的指挥者却等不及,对方看到打得一团乱的大厅轻轻摇了摇头。他回过头去,向左右两边指了指,守在两边的骑士立刻心领神会,分三路,向旅店左右两侧以及后门围了过去。

    这座旅店与其他所有类似的建筑一样,有前门也有后门,后门一般通向厨房或者是储物间,平时紧锁着,只有运货时才会用上。

    不过鸦爪骑士们可不管锁不锁门,只用蛮力将门撞开,然后从那里一拥而入。

    只是才刚刚穿过储物间,来到走廊之上,他们便看到已经有人等在这里,那是一个从外表看起来有些纤纤弱质的女仆小姐。

    谢丝塔抬起头来,用浅紫色的眸子看了看围住自己的每一个人,她双手交叠,一左一右,巨大的臂铠上金属散热页一叶叶展开,并从中排出一道长长的气流来。

    走廊之内,一时间烟雾萦绕

    而同一时间,攻向旅店左侧的骑士们率先找来了长梯。

    第一个爬上去的骑士‘哗啦’一声砸开玻璃窗,他拉开窗户,正准备跳进去。但下一刻却意外地看到,窗户后面的台子上,一个小小的、有些可爱的妖精小姐,正摇晃着火焰状的尾巴,对自己龇牙咧嘴。

    还没等他想得明白妖精怎么会有尾巴,只看到那个小家伙已经向自己露出小小的尖牙,发出一声奶声奶气的嚎叫声:

    “嗷嗷嗷!”

    骑士微微一怔,一团火星扑面而来,那火星化作了金色的明焰,充满了他整个视野之中。

    火焰从窗户之上喷涌而出,一下就将他上半身彻底吞噬,骑士惨叫一声,顿时从半空之中摔了下来。

    后面的人吓了一跳,不明就里,只以为自己的同伴遭了暗算。

    下一个骑士连忙从下面接过一面大盾,然后举着盾爬了上去。

    但他来到窗口之上,却看到那只小小的妖精头也不回地跳下窗台,一路逃到不远处一位美丽的女士身上,三下五除二爬上后者的肩头,躲在对方波浪状的长发下面,只露出半个脑袋看着他。

    爱丽莎对这位骑士笑了笑,比划了一下手上天青色的卷轴。骑士看到那个风系的卷轴大吃一惊,连忙后退,但已经来不及。

    夜莺小姐手中的卷轴顷刻之间燃起,一道电芒已从她指尖脱手飞出。

    闪电击中骑士手中盾牌,再透过他的金属护手传递到他身上,高压的电流甚至击穿了空气,闪耀出明亮的电芒与火花。

    那骑士一声不吭直接从梯子上弹飞了出去,远远落了下来。

    而另一侧,灰骑士的进攻同样受阻。

    挡在那边的是罗昊与艾小小,两个人一个用大盾挡住窗口,另一个则负责抽冷子射击。

    两人合作无间,这边进攻的灰骑士只叫苦不迭,这胖子一手大盾就遮住了大半个窗户,而那个拿手弩的小丫头弩矢射击的角度刁钻得令人发指。

    更让他们差一点破口大骂的是,那弩矢上竟然还带毒一般来说,有点职业尊严的游侠都不会干这么没品的事情,那是夜莺的工作。

    游侠们自信于自己的箭术,何况以他们的用毒等级与相关知识,那点毒素相对于他们的箭矢的杀伤力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但艾小小可不管这个,她就像所有一心一意斤斤计较着怎么才能更占便宜的小女生一样,又受了大猫人的不拘一格的教导,总之是怎么有利怎么来。

    毒箭这个东西怎么看怎么划算,不就是用毒等级吗,先学个七八级好了,至于游侠经验与夜莺经验,艾小小的小脑瓜之中还没考虑过这么复杂的东西。

    于是在一个胖子与一个小丫头的阻击之下,这边的进攻立马化解于无形。

    眼看着双方久持不下,鸦爪骑士的指挥者终于有些不耐烦起来他怎么也没想到,不过是一群再普通不过的冒险者而已,居然这么麻烦这是一座旅店,又不是一座堡垒。

    他回头看了看街上密密麻麻的骑士与雇佣兵,后退一步,来到人群之中,低声下达了一个命令。

    只片刻,后面的雇佣兵弩手们便行动起来,将十字弓上的弩矢换了下去,然后换上了一种镶嵌着水晶的弩矢。

    他们举起十字弓来,那水晶便微微一亮,让弩矢之上燃起火来。

    一排排火箭对准了旅店,旅店之中的冒险者们看到这一幕不由破口大骂起来,对方要把这旅店付之一炬。对方这不仅仅是要抓人,还是要让他们一起陪葬。

    冒险者虽然不愿惹麻烦,但也不是好惹的,立时骚动起来

    “他们要放火!”

    罗昊往下一看,顿时大喊起来。

    爱丽莎一皱眉头,回头说道:“这里不能久待了,我们得突围出去,想办法去洛羽父母他们那边,那边比这里更安全”

    “可我们怎么过去?”

    两人互视一眼,一时间都不由有点无语。

    “从后面离开。”

    希尔薇德扣动扳机,砰一枪打翻一个试图穿过梅伊,冲上楼梯的鸦爪骑士。

    她收起魔导铳,回过头来,对众人说道:“谢丝塔那边的情况要好一些,他们派到后面的人不多。”

    “但得有人去牵制他们,”罗昊答道:“否则要是我们一撤离,他们就会围上来的。”

    “我去牵制他们,”这个时候,一直没有开口的姬塔忽然说道:“如果……如果能想办法把我送到那个地方去,我就能从那里制造一场骚乱。”

    博物学者小姐捧着自己的魔导书,指了指窗外不远处的一栋建筑。

    但那栋建筑离这个地方并不近,与旅店所在的位置至少隔了一条街。

    “怎么过去?”

    这显然才是问题所在。

    众人不由沉默下来,下意识将目光投向一旁的帕帕拉尔人身上。

    正在调试魔导弩的帕克当即感到一阵寒意,他有点不妙地看着众人,问道:“等下,你们看我干什么。”

    “帕克,你送我过去。”

    姬塔小声说道。

    “那可不行,我今天有点……呃……”

    “帕克先生,你在桑夏克的时候”

    梅伊细声细气的声音,从楼梯下面传来。

    帕克听到这个这句话差点吓得三魂去了七魄,头发都炸了起来,马上举手投降:“好吧好吧,但我只能试试而已。”

    众人不由有点奇怪地看着他,好像之前前一天,骑士小姐单独把他找出去长谈了一夜之后,这位帕帕拉尔人的行径就变得有些可疑起来。

    “帕克,”罗昊忍不住有点好奇地问道:“你是不是和梅伊小姐……”

    “绝对不是,”帕克大声说道:“和你们想的没关系,我只是……只是……算了,”他神色慌张地转移话题道:“总而言之,姬塔,快,我们走屋顶过去。”

    “屋顶?”

    “爪钩,我们用爪钩过去,你没问题吧?”。

    姬塔抱着魔导书,有点犹豫地点了点头。

    ……
《 存入书签,方便阅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