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伊塔之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大字
中字
小字
评书
听书:
男声
女生
标准
第一百零六章 乌鸦预言 IX
   存书签 书架管理 下一章
加入书架,看书不迷路
    脚步显得轻而缓慢,穿过由光影所分割的不同的窗户之间,洛羽偶尔停下来,手持法杖,立于窗侧听着由外面传来的长长号令声。那严厉而绷直了的语气,在寒冷的天候下,声嘶力竭,显得几乎有些变了调子。

    “举弓!”

    指挥官举起右手来,长长的鸦羽披风也由银灰色的肩甲上轻轻滑落下去。他将手举得笔直,指向旅店的方向,头盔之下阴沉的目光,犹如两把利剑。身后骑士们正齐声高颂:“赞美艾丹里安,赞美风暴之主!”

    雇佣兵们在后面也跟着不情愿地喊了两句,然而他们其实并不在乎这个严寒的冬天,他们也不在乎一切,只在乎落入口袋之中那沾血的钱。

    手中的弩齐刷刷举了起来,拉开绞盘,发出一声整齐划一的响动,佣兵们口中喷薄而出的白气,正萦绕升腾而起,形成一道白雾。在那后面,是一排排寒芒闪动的弩矢,其上镶嵌着一枚水晶,流淌着焰色的光芒。

    大厅之中冒险者看到这一幕纷纷起身,齐齐后退了一步。鸦爪骑士们围成一列,他们正在有序后退,并扶起倒在地上的同伴。而梅伊一手仗剑,默默看着这些人,也不阻拦,她还不至于要去攻击这些失去了抵抗能力之人。

    “你们等着吧,你们逃不掉……”那个扶着吧台一步步后退的骑士长,一边咳嗽着,一边抬起头阴恻恻地看着这个方向说道:“……别忘了,复活祭坛那里也有我们的人。”

    但梅伊只是看着对方,不为所动,那干净而清澈的眼神之中甚至没有一丝多余的迷惑。

    她就好像是从来没有相信过,也甚至连考都没有考虑过这样一个可能性邪恶会胜利,而正义竟会失败。

    她只站立于这个地方,坚持自己所坚持的,相信自己所相信着的一切,心中的信念从未动摇。

    以至于连冒险者们都为骑士小姐这坚定的模样而心折,他们有的人看着这个方向,忍不住高喊了一声:“梅伊小姐,冲出去啊,他们要放火了,我们和你一起杀出去!”有人闻言也回过头来,并拔出了武器,跃跃欲试的样子。

    但梅伊恍若未闻一样,看了那个方向一眼。然后她又低下头去,用小手轻轻按住自己胸口的通讯水晶,而那里黑沉沉的水晶微微一亮。骑士小姐仔细倾听了片刻,才旁若无人地,轻轻点了一下头。

    众人不由微微一怔。

    “放箭!”

    旅店之外,指挥官振力将手向下一划,并长长地喊出了那声号令,尖厉的语气,像极了一声乌鸦的啸叫。那一刻仿若疾风掠过劲草,空气中也发出呜咽之音雇佣兵们几乎是本能反应地,将头靠着十字弓的托,并半眯着眼睛,扣动了扳机。

    黑色的箭影,忽一下升上半空,扑向了旅店

    但幽暗的走廊之中,少年正目光安然地目睹着这一切,举起手中的法杖,轻轻向地面一击以那一击为中心,无形的涟漪跨越了空间长街之上,一道六边形光墙顷刻生成。

    光墙一闪过后,旋即从半空垂下一道厚厚的风幕,狂暴的气流正向四面八方扩张开去,甚至吹得前排的骑士们立足不稳,又何论后面的弩矢?水晶纷纷在气浪之上炸裂开来,并化为一团团耀眼的火花,又为变幻无序的气流吹得星烬四散。

    旅店之中,每一个人都好像中了一个名为时间的魔法,一刻间奇特地安静下来,皆看着面前这夸张的一幕,那片片如蝴蝶飞舞的火雨,正纷洒而下。“风、风墙?”有人张口问道。

    “有元素使在这附近……?”

    那恰到好处的风墙,显然给每一个人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正确的时间用正确的法术,听来简单,但并不容易。以至于雇佣兵们也一时间也纷纷回过头去,有点疑神疑鬼地看向左右街上的建筑之中。

    “对方在什么地方……?”

    “是洛羽!”

    二楼,艾小小正发出快乐的声音。

    爱丽莎看了看下面士气动摇的敌人的弩手,忽然之间目光微微一闪,像是察觉了一机会。她侧过头去,轻言对肩头上的方妮妮说道:“小家伙,我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看好了这个窗台,不要让任何人上来,好么?”

    妮妮仰着头,瞪着圆溜溜的金色眼睛看着她,轻轻眨巴了一下,然后才像是领会了意思一样,赶忙用力点了点头:“唔,嗯嗯。”

    又好像是为了证明自己一样,小丫头一下从爱丽莎肩头上蹦了下去,在半空之中一团火焰从她心口绽放,然后又化为一双展开的火焰羽翼,火羽顷刻之间交叠形成茧状。而下一刻,火茧片片纷然四散,一个窈窕少女便从中诞生而出。

    她蜷曲着身子,火焰从火茧之上倒垂下来,化为片缕状的衣物,包裹住她。

    妮妮抬起头来眨了眨眼睛,火焰状的长发在雪白的背后轻轻摆动着,而那金色瞳孔之中好奇与天真的眼神才仍旧与原本一模一样。“唔唔。”她指了指自己,摇晃着小尾巴,有点可爱地挺了挺小胸脯。

    虽然仍旧幼小,但身材与曲线已经有了几分尼可波拉斯的样子。

    那边罗昊才回头多看了一眼,就被艾小小叉起两根手指往眼睛一戳,“哎哟!”他措不及防,顿时中招,惨叫一声。“妮妮还是孩子啊,”艾小小震声:“快回头,快回头!”

    罗昊捂着眼睛仰天眼泪横流,委屈地大喊一声:“我靠,我只是下意识回头而已,你用不用下手这么狠。”

    艾小小一看也慌了神,连忙道:“啊哟,对不起对不起嘛,我也只是一时情急而已……罗昊啊,你没事吧?”

    “……你看我像没事的样子吗!?”

    “啊对不起!胖子胖子!”

    “又干嘛!”

    “有、有人上来了!”艾小小吓到大叫。

    “我靠,”罗昊一阵无语,“快告诉我他在那边儿!?”

    “在左边……不对不对,在右边。”

    “你到底能不能说清楚?”

    但一声枪响,那个爬上来的骑士胸甲上忽然绽开一团火花,仰面便从窗口外倒了下去。

    艾小小张大了嘴巴,看着这一幕。

    希尔薇德收起枪,退下徐徐冒着烟的弹壳,让它叮当一声滚落在地板上。她这才回过头去,浅蓝色的眼睛看向一侧的爱丽莎,而夜莺小姐正将双刀插在背后魔导炉之上,开口道:“只让姬塔与帕克两个人去牵制那些人不太安全,我说不定可以配合洛羽吸引一下那些弩手的注意力。”

    “没问题么?”希尔薇德轻声问道。

    爱丽莎看向外面,黑白分明的眸子微微眯着,像是一只狩猎的猫:“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团长不经常说,这世界上没有不可能的事情么?”

    希尔薇德闻言一怔,旋即一笑。

    爱丽莎已从窗口一跃而出,下面的鸦爪骑士发现这一幕纷纷发出呼喊,几支弩矢射向这个方向,但还没够到她的身体,后者便已化作了一团阴影烟尘,弩矢从烟尘之中穿过,宛若射中幻影。

    烟尘在半空一个转折,落向地面,骑士们围了过来,但他们还未站稳,烟尘一下又四散开来,仿佛融入他们每一个人身后的影子之中。骑士们慌忙转身,但影子已像是流水一样在他们脚下传递开来。

    “是高阶影舞者,快散开!”

    有人大喊一声,每个人都试图找到那道影子的位置可无济于事,骑士们一片片后退,但仍旧追不上爱丽莎的速度。

    旅店之内,之前出现的风墙本就吸引了每一个人的注意,而此刻出现的这一道影子更是让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他们只看到那道影子扫过每一个骑士脚下,像是赋予了生命一样,迅速靠近了人群之中的指挥官。

    每一个人那一刻都张大了嘴巴,意识到那个‘刺客’打算干什么。

    “不会吧?”

    取敌将首级于万军之中,这样的事情他们也只在传说之中听说过

    那指挥官也感到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笼罩了全身,他几乎是凭借直觉拔出自己的剑,一剑斩向前方,阴影之中一道火光闪现指挥官只感到手臂发麻,手中的剑竟然差一点脱手飞出。

    这是普通冒险者该有的力量吗,对方只是一个影舞者而已,可不是什么狂战士啊?

    他虽不是鸦骑士,但也好歹是一个中阶骑士,对方的等级竟然还要在他之上,而且还高得多?指挥官顾不得手臂发麻,抬起头来,只看到那影子与自己一击之后立刻后退,但他还没来得及看清对方的样子,忽然之间警兆顿生。

    他下意识侧身一让,而一道黑光已穿梭而至,正中他左肩。指挥官闷哼一声,下一刻听到一声轻喝传来:“召回!”电光一闪,插在那里黑沉沉的匕首飞回对方手中,指挥官只惨叫一声,顿时半跪在地上。

    但刺杀终归是没有成功

    “失败了?”

    冒险者们有点迷惑地看着这一幕。

    此刻骑士们已如梦方向,这才纷纷围拢过来。只是那指挥官却意识到什么,正满头冷汗地抬起头来,看到爱丽莎再次化为一道烟尘,一个转折在半空之中飘向了后方。

    他心中一阵不妙的预感,顾不得疼痛,满头冷汗地大喊一声:“小心,保护弩手!”

    可已经晚了,烟尘重新化为人形,爱丽莎半空之中将手一扬,一片粉尘从半空之中落下。雇佣兵们还不明就里,举着弩瞄向这个方向,但粉尘一落下,他们立刻惨叫着闭上眼睛,手中弩矢也落了一地。

    “是闪光尘。”

    屋顶之上,帕克看着那个方向说道。他也是夜莺出身,自然清楚同行们的小把戏。

    “闪光尘持续不了多长时间,爱丽莎小姐在帮我们争取时间呢。”姬塔轻轻吸了一口气,答道。

    帕克轻轻哼了一声,“也不用她帮忙,”他将爪钩系在自己身上,然后扯了扯,试了一下对面的强度,才回过头来,对博物学者小姐道:“抓紧一些,待会可别掉下去了。我们一出去就会被发现,你最好是抓紧一点时间。”

    姬塔点了点头,细声细气地答道:“我明白了。”

    帕克抓住滑轮,背着博物学者小姐,然后用力向前一跃。

    那一刹那,几乎所有人都看到了两人从屋顶之上出现,然后飞跃向另一边的建筑。“那边有人!”雇佣兵们虽然一片兵荒马乱,但看清楚只是闪光尘之后,鸦爪骑士反而松了一口气,正如姬塔所言,闪光尘持续不了多长时间。对方只是在拖延时间而已,至于拖延时间的原因,他们显然也发现了屋顶之上出现的‘飞人’。

    “他们去那边的建筑了,”指挥官捂着血淋淋的伤口,向着那个方向高喊道:“去抓住他们!”

    走廊之中,洛羽看着帕克与姬塔消失在另一个方向的屋顶背后,才转过身去。

    但他才一转身,便看到了出现在自己身后的两人,一时不由怔住了那不是别人,正是他的父母。

    “爸,妈……”洛羽干巴巴地叫了一声。

    他母亲用一种严厉的目光看着他:“小羽,你要下去?”

    洛羽看了看窗外,沉默地点了点头。

    他又张了张口,面对母亲的严肃一时间竟不知该怎么解释,毕竟他才答应了他们,要想办法去获得前往第二世界的资格。

    可他们眼下所做的这些事情,明显无论如何也不像是正在向这个方向努力的样子。他们与鸦爪圣殿作对,不可避免地会进一步给予联盟以口实,联盟只会进一步收紧对七海旅团的限制。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认为大家所作的事情是不正确的。

    前往第二世界的资格有那么重要么?

    甚至比明辨是非更加重要?

    他心中有些难受,虽然从一开始便明白父母送自己到这个世界来,他们对自己所寄予的期望。

    他一直也希望,自己可以对得起这份期望。

    但为了这期望,真的需要放弃一切么?

    他抬起头来看着自己的母亲。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母亲对于自己的要求便一贯严格,她总是固执地坚持自己的意见,并且很少会犯错。

    他心中其实隐隐有点害怕对方,但这一刻,洛羽忍不住握了握拳头。他的队友们正在下面战斗,无论如何,他也不会独自留在这个地方,甚至他已经做好了准备,哪怕冒着顶撞对方的风险。

    可让洛羽有些意外的是,母亲脸上严肃的神色渐渐消退了,只有些默然地看着他。

    他正有些发呆,一旁的父亲已经伸手在他肩头上按了一下,“去吧,那里毕竟是你的队友们”

    洛羽微微一愣,意外地看着两人。

    他父亲对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在对方来得及反悔之前,赶快作出决定。

    洛羽心中一凛,努力吸了一口气,赶忙点了点头。然后他不敢再去看母亲的神色,低着头经过两人,走过幽暗的走廊,并消失在那一侧的尽头。

    看着他离开,洛羽的父亲才回过头看着自己的妻子,“我还以为你会拦他。”

    “我不是那么不通情达理的人,”洛羽的母亲答道:“至于我给了他们时间,怎么做是他们自己的事情。”

    “但你清楚,联盟……”

    “你这家伙把我当作什么人了,”洛羽的母亲露出不满的神色,“我们也是塔波利斯出来的人,在我们心中联盟本来也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那你?”

    她叹了一口气,忽然问道:“你注意到之前小羽施法的样子了么?”

    “怎么了?”

    “你还记得我也是元素使么?”

    在爱丽莎落地的那一刻,洛羽也正推门而出。

    爱丽莎回过头对他一笑:“我还以为你不会下来了。”

    “怎么会?”洛羽摇了摇头。

    “那可不好说,”爱丽莎看向前方:“帕克带姬塔去后面准备法术了,我要想办法拦着这些人,你得施法掩护我一下。”

    “怎么掩护?”洛羽问道。

    “简单,”爱丽莎指了指不远处:“看到那些教士了么,别让他们施法就行了。”

    洛羽沉默了片刻,然后点了点头。

    “没有问题。”

    “这么自信?”爱丽莎有点意外地看着他,这可不是她印象当中的对方。

    但洛羽轻轻握了一下自己的法杖,他明白自己之所以站在这里的原因,无论如何,他至少也要去争取一下。

    “有人和我说过一句话……”他轻声开口道。

    “什么话?”

    爱丽莎一边从身后取下匕首,一边问道。

    洛羽没有回答,那个人并不仅仅是对他说了那句话,其实还有姬塔。

    “魔法并不简单”

    当洛羽出现的那一刻,骑士们只一看他的装束,其实便已认出了他的身份来。“是那个元素使!”风暴之主的教士们立刻围了过来,先前洛羽所展露的那一手让人们不敢轻视,而在艾塔黎亚,对付施法者最好的显然也是施法者。

    “他不该现身的!”

    冒险者同样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发出几声惊呼。

    施法者之间的对抗,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拆解咒文,或者反制法术。但无论是哪一种对抗方式,人多的一方永远占据优势,在这个领域之中,高几个等级并不能说明什么双拳难敌四手,高阶施法者也很难在群狼围攻之下轻易施展出法术。

    可令所有人都惊掉下巴的是,当爱丽莎起身而出的那一刻,洛羽也轻轻举起手中的法杖,只仿佛四周的教士并不存在一样。他每用法杖向面前的一个教士一指,那个教士手中的法术立刻消弭无形,他一一指过去,每个人脸上皆露出惊愕无比的神色,一直到最后的那一个人,那个穿着绣有金边的黑白法袍的高阶教士

    只见对方手中的法术本已成型,而顷刻之间,当洛羽看向他这个方向之刻他手中那个银色的光环忽然之间土崩瓦解,而数不清的咒文字节在他脑海之中四散离析,化为虚无。

    那高阶教士抬起头来,正用一种难以置信的震骇之色看向洛羽,甚至张了张嘴巴,像是在问:“……你是怎么做到的?”

    但洛羽并不打算回答他的这个问题。

    他只轻轻将手中法杖往地上一放。

    以太从分崩离析的咒语之中反噬而至,远远近近的教士们齐齐惨叫了一声后退一步一屁股坐在地上。那个法术准备得最为完整的高阶教士,更是脸色苍白,竟哇一声吐出一口血来,然后跪倒在地。

    那一刻街上安静至极。

    每一个人心中似乎都在询问这个问题:

    他是怎么做到的?

    以至于人们甚至忘记了爱丽莎的行动。

    街道另一边的建筑之中,帕克正手忙脚乱地架起巨型魔导弩炮,正试图拦住从楼梯冲上来的鸦爪骑士。“帕克,帮我争取一点时间。”姬塔翻开魔导书,头也不回地对不远处的他喊道。

    但已经来不及了,对方已经冲到了家门口,而他的弩炮才架好了一半。帕克看了看后面的博物学者小姐,又看了看下面的敌人,只好悲愤地一把将架设了一半的弩炮给推了下去然后在痛心疾首的眼神之中,看着自己价值一万多里塞尔的十字弓连同三个骑士一起摔了下去。

    可这也只能救一时之急而已,他已经看到更多的骑士冲到了大门之外。

    “完了完了,”帕帕拉尔人急得跳脚:“我早知道没什么好事,本就不该听信那几个不安好心的家伙的谣言的!”

    “帕克先生,还需要一点时间。”

    “已经没有什么时间了,”帕克一脸绝望地叫道:“他们已经上来了,我拿什么挡住他们?拿我自己吗?”

    他一边尖叫着,但不慎之下脚下忽然一滑,顿时惨叫一声滚了下去。在一片乒乒乓乓的声音之中,团成一个球一样的帕帕拉尔人连同冲上来的第二批骑士一起滚了下去。

    姬塔这时轻轻将手放在魔导书的扉页之上,心下才微微一静,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帕克先生,我准备好了。”她抬起头来,看了看四周,忍不住露出迷惑的神色:“帕克先生,你人呢?”

    一楼大厅之中,化为烟柱落地的爱丽莎正笑眯眯地将帕帕拉尔人从地上拉起来,拍了拍他身上的灰尘道:“干得不耐,帕克先生。”

    “得了吧,”帕克怒道:“你再来晚一点我可就要去见上帝了。”

    “那可不一定,”爱丽莎看向外面,笑了笑:“外面还有我们的人呢。”

    但两人忽然之间静了下来,抬起头来,看向博物学者小姐所在的方向。

    那一刻,外面的鸦爪骑士们只感到地面微微一震。

    而街道的另一边,洛羽父母正从楼梯上走下来,看着不远处自己的儿子

    洛羽的母亲思索了片刻,才答道:

    “在拜恩之战的时候,我认识了一个人。”

    “谁?”

    “焰风-艾诺尔,你知道这个名字么?”

    “前星辰的会长?”

    “也是国内的第一元素使,前十王之一,”洛羽的母亲回过头来:“你知道么,有人传言他是那个人的学生。”

    “谁?”

    “罗班。”

    她停了停:“小羽的施法方式……有点像他,但又不太一样……”

    ……
《 存入书签,方便阅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