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命运道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大字
中字
小字
评书
听书:
男声
女生
标准
第801章 副本:伏虎-18
   存书签 书架管理 下一章
加入书架,看书不迷路
    手指发力的最后一刻。

    得亏崔旭想起自己已经把皮夹里所有除了钢礅儿以上面值的钞票都放在教务处办公室的桌子上面了。

    想到这里,崔旭迈步横跨,走进了应该是苦荞县某镇上的某家二手手机店。

    走到柜台前,崔旭豪气的拈起一枚曲别针,掰直了朝着手机上某个不可描述的位置一捅,摘下手机卡,按回卡架,把手机扔在有些摸不清状况的二手手机店主的面前,“去年刚买的,换二百块钱!”

    迫于主顾的气势和面相,二手手机店主顺顺当当的掏了二百块钱,就当是被人抢了……万一不是呢,说实话,这个去年爆款手机一转手还能赚个百八十的。

    拿了二百块钱,崔旭像是又卸下了一副担子,转身出门,迈开两腿,继续西南而行。

    故老相传,力量和速度之间有一个神秘的公式,习惯于计算器且失学于系统学习的人已经描述不清这个公式的准确定义了。

    但是,力气大速度就快的概念还是根植于每个成功经历了十二年义务教育的人的意识概念之中的。

    从处理解决粉笔头儿教学事故发生突发状况之后一片慌乱之中清醒过来的韩三给二姐韩琪打电话,再到韩琪下课后发现静了音的手机里孩子他三舅打来的八个未接电话,又到韩琪听明白了事情原委马上给孩子他爹打电话,之间的时间不算短,但也绝对不能说长。

    在这段时间里,崔旭带着郊游的心情已经走出栖霞县境进入临县,不得不说,崔旭的脚程真的很快,四十多里地的马拉松还要跑两个多小时,崔旭竟然在半个小时中就做到了。

    时速七十迈,这还是散步,不得不说,在某些方便,病人属性的崔旭已经脱离了人的范畴,至于病,倒是真病。

    因为崔旭,家里学校乱成一锅粥还是几锅粥的事,对某人而言很遗憾的不能过多提及了,不然,那将是多给力的一个群像吖。

    要说现代社会人与人的联系实在是脆弱,只要在视线之外把手机卖二百块钱,如果不通过官方途径帮助,想找到人那得费老鼻子的劲了。

    但是,韩三除外。

    白晶晶在韩家老宅里忙前忙后,斟茶倒水尽心的招待根本没心思喝茶喝水只顾着哭和叹气的未来丈母爹和丈母娘,还有只顾着哭和喊的未来姑姐和外甥,还有只顾着哭的未来姑姐的婆婆和只顾着叹气的未来外甥的爷爷。

    而韩三这时候借了相熟的镇上农贸市场管理办公室张主任的车,小六子开车,已经沿着滨海路向西南的江都方向开出了几十里。

    崔旭的人生轨迹实在寡淡,少时栖霞就学,成年江都深造,学而有成,荣归故里,娶妻生子南崖岛,白手创业赴江都。

    这一辈子,只在栖霞镇和江都画几条往返便全都囊括了。

    这样的人在栖霞镇走失了,不去江都找,还能去哪里找。

    小六子一边开车,一边算计脚程,油门轻踩,估量着三哥的二姐夫如果不坐大客,走再快也出不去二十里地。

    就算坐大客也不怕,小六子在出车前便找好关系,一旦在售票处和城际客车上发现三哥二姐夫的踪迹,必有通报。

    只是直到现在也没电话过来,想来三哥的二姐夫是步行……开出这么远也该追上了,难道是走的野地?

    韩三坐在副驾驶位上,两眼无神的望着风挡玻璃,毫无焦距的眼神冷冷的盯着几十里开外的崔旭在路边买了一块价值四块二毛钱的烤地瓜,掏了五个钢镚儿,卖地瓜的找钱都不要……他这是不想过了呀。

    “镇里镇外我也让兄弟帮忙找了,都没消息过来。”小六子轰着一档,左顾右盼的说,“三哥你说咱二姐夫这是跑哪儿去了。”

    “人找人可不容易,更别说把电话都关了。那是成心不想让人找到了。”韩三叹了口气,“到前面镇上找一圈就回吧,看来得托人从治安局那边想办法,要是真等到明天这个时候才找……也没什么,不是说了会回来的么。”

    小六子张张嘴没说话,左顾右盼的眼神不变,脚下的油门倒是踩的重了一些些…………

    “手机是在苦荞找见的,店主说换了二百块钱。监控显示九点四十分进的镇子,应该是搭了顺风车,出镇子就查不到了,但看方向,应该是去江都。”治安官笼着手靠在走廊拐角,低声的说,“我尽量帮你们留意,严格来说这不算走失,有目击者都听见他打电话说是出去走走过一阵子回家,这样的情况总不能太过浪费警力。”

    “明白明白,这就已经太感谢您了。”

    小六子一迭声的感谢,捏着两盒烟就要过去握手。

    “哎,这是干啥?!”治安官扔下一句话笼着手走掉了。

    “三哥,你看……”小六子又远远的谢过几声,扭回头问。

    “那就随缘吧,我回去报个信,然后去江都慢慢找,你帮我请个假。”韩三当先转身出去栖霞镇治安所的门,“这两天也辛苦你了,改天请你吃饭。”

    “哎,这是干啥?!”小六子说着,紧走两步跟上,忽然觉得这半句话恁有味道的。

    韩三从来都不是百折不挠的性格,除非,没办法了。

    散了韩家老宅后院琉璃坊间的酒会,朋友和同事四散八方,该做大事的做大事,该开小会的开小会,剩下韩三蜗居内宅像在江都江南新区桃园北路2-11甲的二楼书房里一样继续苦读苦刷苦逼副本,哦对了,还有灵界执念诸域里那一片无边无际的雨林中炸得人痛不欲生满脸黢黑的支配所有人恐惧的雨林土著疯狂肆虐的虚拟游戏。

    韩三坚持了一个下午的标准主位面时间,但是,在雨林中的窘境丝毫没有改善,只能切出来,看看能不能在随便哪一个任务副本中找一找平衡。

    上下划拉进度条,除了完成的任务副本就是还没完成的任务副本。

    在还没完成的任务副本里,很多都是有了着落有了把握只是时机不到才未继续完成的,只有一个例外。

    隐约记得,貌似韩三是处子座的,不管是不是吧,反正在韩三的眼里是分外见不得这种对强迫症患者进行吃果果挑衅的事的。

    于是,韩三毫不犹豫的回来了。
《 存入书签,方便阅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