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从1983开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大字
中字
小字
评书
听书:
男声
女生
标准
第六百二十三章 有话好好说
   存书签 书架管理 下一章
加入书架,看书不迷路
    数日后,《有话好好说》首映。

    本山叔再度见到了许非,全当没有发生过,只是姿态愈发的低。

    依旧在首都电影院,座无虚席。以前看电影,关注演员、导演,没有关注出品方的,但不知不觉中,好像都记住了一个叫天下的公司。

    不仅电影好,电视剧也好。一瞧见这俩字,对作品质量就莫名有底。

    之前的宣传中,表示这是一部讲“都市与都市人”的电影。议论很大,普遍对张国师没信心。

    评论界很奇怪,一方面批评他只会拍农村戏,一方面又对农村戏之外的尝试冷嘲热讽。

    但无论如何,张国师的片子都想来看看。

    灯光暗下,银幕亮起,开头便是一个红底白字的公映许可证,配上公交车发动的轰鸣声。

    “车辆进站,请从前门按顺序上车,主动投币,月票请出示……”

    画面一转,怼上一张时髦的短发大脸,曲颖戴着太阳镜往前走。后面是一身后进青年打扮的姜闻,也在跟着走。

    镜头几乎怼在脸上拍,一抖一抖,阳光浓烈,张扬的摇滚乐,瞬间给人一种躁动焦虑的情绪。

    “妈呀,吓我一跳!”

    “怎么这么近啊?”

    “怎么老是晃?拷贝出问题了吧?”

    观众很不适应,只见曲颖慌慌的跑上车,姜闻紧随其后,挤到二层的最前面。硕大的玻璃窗,外面是灰蒙蒙的盛夏京城。

    “你跑,跑什么啊?我就是想,请,请你吃个饭!”

    “我缺你这顿饭么?不跟你说了么,咱俩事早完了,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什么话,你不是没结婚么?”

    寥寥数语,交代了人物关系,姜闻的结巴让观众一乐,没见过这种形象。

    一个劲纠缠,曲颖只是不理,一直追下车,过地下通道,又骑上自行车追。要知道,曲颖什么装备?

    黄色的连体紧身超短裙!

    穿这个骑自行车,那两条大长腿一上一下,一前一后,把观众的眼珠子都勾出来。更别提两腿之间,最隐秘的地方,刚好被三角形的,黑黑的,自行车座挡住……

    哇!

    尤其男同胞顿生骚动,不好意思瞅,又压抑不住视觉本能。若是在B站,准保一屏幕的“暂停成功!”“蓝色!”“蓝色!”

    “谁设计的这段戏?太懂观众心理了。”许非问。

    “突发灵感,拍的时候感觉挺好。”张国师挠挠头,其实可闷骚了。

    俩人骑过长安街,曲颖前后左右的秀了一波身材,跑进方庄的芳星园小区,上楼闪人。

    这地方格局有意思,全是高层,中间围着大空场,抬头一望像楼宇森林似的。姜闻随后赶来,发现找不着人,坐在花池上生闷气。

    “旧书旧报旧杂志,旧鞋旧衣裳旧电器……”

    正此时,一个收废品的蹬着三轮路过,姜闻唤住,此人一回头。

    “哈哈哈!”

    全场爆笑。

    正是头戴草帽,穿着灰扑扑的大红衬衣,裤子短一截,踩俩破运动鞋的张国师!

    “哎哎,过来!”

    “啥似?”

    “这么做,你今儿什么都甭干了,拿着,帮我喊个人。”

    啪!拍手里五十块钱。

    张国师蹲在地上,极具农民工气质,一嘴陕北口音:“哦,奏喊个人?额可不会骂人。”

    《有话好好说》是部非常有趣的片子,看到这里,观众全忘了抖动的镜头,一致投入到这种有趣中。

    “好,开似!”

    “俺红!”

    “俺红!”

    “再加一句,安红,我想你。”

    “哎……额喊这有困难。”

    “我想又不是你想,喊!”

    “那额似一下,似一下。”

    “俺红,额↘想↘你↘”

    “俺红,额↘想↘你↘”

    啪!又拍五十块钱。

    “好,豁出去咧!”

    “俺红,额想你”

    “俺红,额想你”

    “哈哈哈!”

    全场大笑,这部电影并非夸张的喜剧形式,而是从骨子里透出一种幽默,真实、细微、毫不客气。

    导演蹬着三轮跑了,还掉了个盆儿。姜闻买了大喇叭,又去人市花100块钱雇位大嗓门,继续喊。

    这位叫杜旭东,提名不知道,看脸就认识。基本两个反应:“原来是他啊!”“真丑!”

    “安红,我想你想的想睡觉!”

    “安红,我睡不着觉!”

    哗!

    楼上小孩一盆盆倒水,被浇成落汤鸡的姜闻愈发来劲,曲颖扒着窗户偷看,心砰砰跳。

    正应了那句:好女怕缠郎。

    她发现自己又心动了,把男人叫上来,二话不说就脱衣服。

    卧槽!

    观众可太刺激了!曲颖穿着内衣裤,一身小麦色的皮肉,把你逆推在床……谁受得了?

    俩人正要比划比划,忽被楼下的本山叔打断。

    “安红,有什么事千万想开啊!”

    “别,别念了……我给小个100块钱,是不是小个让你来的?”

    “那不是,可能咱们岔开了,我是30块钱活儿。”

    这种幽默是非常有逻辑的,姜闻花100块钱找小个,小个赚70,花30块钱外包。当他跟本山叔纠缠时,曲颖下楼了,一脸冷漠。

    这也很真实。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滚!”

    ……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

    女孩子在床上的时候,你千万不要走开。她们讲究气氛和感觉,可能一会就没了,没了那就没了。

    观众很快沉浸到影片制造的氛围中,一个字,有意思!

    曲颖的男朋友大款出场,把姜闻揍了一顿。姜闻随手甩过一个笔记本电脑,pia,砸坏了。

    其主人是李宝田,于是故事的主脉络清晰:

    跟曲颖已经没关系了,姜闻想剁大款的一只手报仇,李宝田又想让他赔电脑钱,于是纠葛在一起。

    姜闻拎着菜刀就去砍人,大款怂了,因为这是个二愣子。

    有钱人更胆小,犯不上跟二愣子较劲。

    只是在姜闻被拘留时,银幕上冒出一行很突兀的说明:“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条例》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行政拘留7天。”

    “……”

    许非跟张国师对视一眼,没办法,不加这个不让上映。

    葛尤客串的警察又让现场很欢乐。

    而直到此刻,才点出姜闻的职业,原来是个卖书的。曲颖过意不去,来书市找他,这时配的是一段琴书。

    “我从小在北京,土生土长,没招过谁,没惹过谁……”

    配唱的是琴书泰斗关学增,他有个孙女,叫瓜尔佳·格格·晓彤。

    可以说,张国师这部作品是全方面的突破,甚至有种“玩电影”的感觉,到处花活儿。

    片子演了30多分钟,正戏开始,剩下的场景全在一家饭店里。

    李宝田居中调解,大款答应拿五万块钱讲和。一个都市混混,一个老派知识分子,在饭店里吃喝谈天。

    在许非建议下,这段没用手持摄影,画面平稳。

    结果当姜闻掏出把菜刀来,开始切猪蹄的时候,镜头又在晃,又在晃……

    外面的阳光突然猛烈,映得李宝田的眼镜片反光,有一半人都是虚的。而饭店环境越来越吵杂,反衬人物内心的焦虑。

    一个劝,一个不听。

    现在跟五万块钱也没关系了,而是出于老知识分子的良善,极力想让这个年轻人迷途知返。

    姜闻买了台新电脑,让李宝田赶紧走。他出门就到处找电话,想让大款别来了,又被姜闻追回来。

    “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我好心好意把电脑给你,你出门就卖我!”

    “你怎么骂我都行,我是为你好。”

    “你怎么那么爱我?我在你眼里是个什么东西?你,刘德龙都算上,我在你们眼里算个人么?”

    嗯?

    许非以前没注意,此刻听了一激灵,这句好,真好。

    “我理解你。”

    “你理解我?我都不理解我自己!你甭跟我说这些屁话,我劝过我自己,劝了多少回了,我懂!但就是劝不住!”

    “我说两句。在你没给我电脑之前,我的目的就是电脑,你跟刘德龙是死是活跟我没关系。

    但你把电脑给了我那一刻,我对你的看法变了。你给不给我电脑都无所谓,我就想帮帮你。”

    这一段更好。

    将这个社会大转型,全员迷茫浮躁的时代里,两类人的心理展现得淋漓尽致。

    李宝田的演技没得说,并非只能演刘罗锅、喜来乐。

    他顿顿顿喝了一大杯酒,带着老派知识分子特有的那种破釜沉舟。镜头斜45度怼在脸上,眼镜片反着光,一半虚白,一半阴影。

    吐出一口气,“我只有一条道了。”

    “我只有一条道了!”

    第二句骤然拔高,面目狰狞,起身将桌子一掀。

    啪!噼里啪啦!

    随着碗碟碎裂,方才的光影色彩全部消褪,一抹红,一抹梦幻不真实的红突然笼罩整个画面。

    仿佛摇滚乐听到了最高潮,仿佛火从炉子里喷薄而出。

    轰轰轰!

    “我让你干不成!”

    “我喝多了,我就撒酒疯了!”

    “我就耍流氓你怎么着?!!!”

    银幕内外,瞬间激荡起来,看着李宝田在饭店里无法无天,到处掀桌子……竟然生出一种过瘾的感觉。

    姜闻反应神速,说是自己得精神病的二叔,暂时关在后厨。跟着大款也到了。

    他让大款现场数钱,想借机剁手。

    而在后厨,胖厨师以为李宝田是流氓,给灌白醋。李宝田奋力挣扎,砰的砸倒货架,楼下吊着的音像被震掉,正砸在大款头上。

    大款头破血流,下线了。

    瞬间矛盾又转移,手也没剁成,但姜闻的气已经出了。

    跟着正式进入高潮。

    “我从小在北京,土生土长,没招过谁,没惹过谁,总想要点强。省吃俭用好不容易,我买了一个电脑……”

    张国师又在炫自己的色彩运用。

    长且逼仄的通道,惨白的,绿蒙蒙的光混在一起,墙上影子闪来闪去。

    一群人尖叫逃窜,李宝田拎着菜刀,大裤衩子,破背心子,眼镜片碎了一个,嘶声裂肺:“王八蛋!王八蛋!”

    “哇!”

    全场震动,谁看过李宝田这种形象?

    “拿着刀要杀人不是疯子?拿着刀满世界追着要剁我们的胖师傅不是疯子?我们胖师傅怎么他了?能把他怎么了?”

    “不,不能吧。他要剁人么?他不是那样的人啊,那是谁欺负他了……”

    绝了!

    姜闻的气出了,李宝田疯了。俩人互换角色,姜闻忽然理解了。

    “把刀给我放下!”

    “我不!”

    “嘿,冲我来是吧?有本事剁我,来……我告诉你,要么你剁,要么你把刀放下。”

    “我数三下啊,一,二,三!”

    李宝田不敢剁。

    后面围观着一群厨师服务员,竟然在乐,没错,觉得好玩。

    “我数三下啊,一二三……四!”

    “哈哈哈!”

    “五!”

    “哈哈哈!”

    哄笑声越来越大,人不能激,尤其老实人,谁都有想杀人的时候。

    “六!”

    “七!”

    李宝田像一条老狗蜷在旁边,姜闻比了个大大的手势,最后喊出一声:“八!”

    画面定格,黑幕。

    一转到派出所,葛尤客串的警察又上线,被拘留的换成了李宝田。

    “小伙子一个劲给你说情,说打赌,责任在他。还好伤得也不重,不然就不是七天的事了。”

    李宝田出来,碰着一面的司机来接,司机是李雪建演的。

    把那台电脑给他了,还有一封信。

    “直到现在我才知道您叫张秋生……我也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赵小帅……其实我已经好几年没写过信了,咱俩这档子事我想了好几遍,怎么会跑到您头上来了呢?

    后来我想明白了,您是个好人,一直变着法的帮助我。

    我这人毛病不少,朋友不多,平时没人爱搭理我,也没人跟我说这么多操心的话。就冲这个,我就把您当朋友了。

    没来接您,是有点不好意思见您……最后是我的新地址,还是那句话,想买什么书尽管来找我。

    此致敬礼

    赵小帅”

    直到此刻,观众才恍然发觉,哦,才知道这俩人叫啥。

    而直到此刻,他们又发现,这么有意思的片子就结束了?

    “哗哗哗!”

    没有从头到尾的晃动镜头,观影感受更好。掌声在一瞬间响起,欢迎主创上台,张国师有点底了,看来没失败啊!

    (还有……)
《 存入书签,方便阅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