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王者时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大字
中字
小字
评书
听书:
男声
女生
标准
第五十九章 精神胜利
   存书签 书架管理 下一章
加入书架,看书不迷路
    “意识不错。”被点到名的许周桐回想起了与何遇对阵那局时,自己的兰陵王被对方百里守约周密的静谥之眼安排得明明白白,输得有些抑郁,却又不得不服。因为那场比赛不只是百里守约对他的限制,他同时也感觉到了对手的整体性。身为职业选手的他最清楚这种整体性的杀伤力,遇到这样的队伍输也在情理之中。

    现在看来,就是全靠这个何良遇?是靠他把五个散兵游卒捏合成一支团队?

    哪有这么夸张?

    许周桐想着,不由地摇了摇头。职业战队的选手们长时间在一起训练、磨合,才练就出来的整体性,怎么可能是凭借一个人在一场比赛中三言两语就做到的?这个人,无非就是有点不错的大局观和整体意识,能给队伍一些清晰正确的意见。而这些意见在这种单排大乱斗一般的比赛中比较难得,所以一下就有了不一样的效果。归根结底,比赛环境是主因,青训赛里的队伍都仿佛单排一样,太不整体。而有着何良遇指挥的队伍,就像车队一样,这个比喻还真是有点恰当。

    如此想着,许周桐对何遇的评价顿时又下调了几分。

    “大局观也还可以。”他又补了一句,评价措辞已从“不错”下调成了“还行”。

    “我觉得主要还是比赛环境。”这时却是有选手说出了许周桐刚刚想到的主因,“比赛是随机组队,然后每个人又都有努力表现自己的心态,这样的队伍遇到比较团队的,可不容易被击破吗?”

    “说得是啊!”许周桐立即表示赞同。每个人努力表现自己的心态?这一点他都有点忽略了,青训赛事实上是对每个人能力的考核,相比起比赛的胜负,个人实力的突显更加重要,很多人都是这样理解青训赛的。带着这样强烈的个人表现欲,甚至忽视获胜该有的正确节奏,那无疑也会拖累队伍。

    如此看来,还真是青训赛这大环境让何良遇这类选手比较容易如鱼得手啊!

    结果就在许周桐刚想踏实,新秀之中最亮眼的随轻风却在这时补了一句:“那头两天呢?”

    头两天?

    群里忽然安静。

    要说青训赛的比赛环境正适合何遇的话,那头两天他的战绩为何那么糟糕?比赛环境和他的能力,在这样短短几天里总不可能有什么质变吧?

    “我听说他每天都会与第二天比赛的队友做一些沟通,是不是这个原因让他和队伍建立起了良好的沟通?毕竟随机进队的话,你指东指西的,队友也未必全听呀?”一位选手说道。

    “所以头两天他没这样做,说也没人理,后来赛前花时间找队友沟通,于是就有了效果?”

    “对啊,指挥再好,没人听也不是白瞎吗?”

    “看来就是这样了。”

    所有人再次找到了原因,纷纷长出了口气,像是赢下了一场比赛似的。杨淇同样在这个群里,默默地看了大家关于何遇讨论的全过程,未发一言。她可以感受到这些准职业选手们对何遇的情绪有嫉妒,有不服。对于这样惊人的战绩竟然不是由他们这个群里的人打出的,大家感到十分震惊。

    所以他们很在意的分析、剖析,这不是他们有多重视、多在意何遇,他们只是在为自己为什么没能打出这样的战绩找理由。

    而现在,这个理由让大家很满意。因为这个理由说明不是他们不够优秀,而是这个赛场更容易放大何遇的优势。

    那么等到了正规的职业赛场上,何遇的优势会无从发挥,而他们依然是他们,大家就是这样想的,所以才一片释然吧!

    “等到了线下赛,这小子可能就没这么舒服了。”结果有人想的比杨淇以为的还要超前一些,都没到正式比赛,只是线下赛部分,就觉得何遇要原形毕露了。

    “嗯,线下赛是固定队,大家事先就会有商有量,再不会如一盘散沙随便他拿捏了。”

    聊到这,大家也就没有再继续多关注何遇,开始聊线下赛的组成了。各队的新人对青训赛的规则都是挺清楚的,知道线下赛部分将如何运作。在他们眼中他们就是最强最优秀的一群,涌出一堆队长,不意外,没成队长的,那也该是优先被挑选的队友。大家互相开着玩笑,与何遇他们那种三人小群的氛围完全不同。他们这里可是完全没有人会担心自己无法通过青训赛。

    何遇这边,怀着对“请假”这一手段的忐忑和不安,终于还是完成了与第二天队友的沟通工作。他希望不知山只是开了个玩笑,如果不是……

    “输个几场也不至于影响很大吧?”何遇如此想着,最后渐渐也就没那么揪心了。

    随后。

    第五天、第六天、第七天……

    何遇担心的事并没有发生,哪怕是直言要请假避战的不知山,事实上也准时出现在了比赛里。不过全胜的战绩终究还是没有保持住。第五天,何遇输了两场,他的连胜纪录不算请假那场,最终定格在了48场。

    第六天输得更多一些,足足四场。即便如此,20战16胜,那也是80%的超高胜率了。但在这两天的比赛中,何遇感觉到了明显的对局环境的变化,对手竟然开始针对他了!

    这种通常是王牌c位选手才有的待遇,何遇站在辅助位上竟然都体会了一把。即便他在泉水等复活也依然可以指挥,但这样的针对还是颇具影响。毕竟指挥也不是可以让队伍四打五的神器,况且频繁被针对对何遇的注意力也是一种分散,正想拉拉小地图观看一下别处具体状况时,数条大汉向你接近,那也赶紧顾及一下眼前不是?

    但是总得来说,影响有,却也没有很致命。80%的胜率就是最好的证明。在意识到会被针对后,何遇也会相应地注意一下这方面。凭他出色的意识和判断力,说实话,打架可能因为操作太多细节心有余而力不足,但要跑跑路回避一下针对却是绰绰有余。而且这种针对对何遇而言相当于把意图清晰地摆在他面前了,如何反制反针对,凭他那脑瓜一秒钟就有八个主意出来,很快针对的就成了反被针对。第六天比赛早上还输三场,下午就只输一场。到了第七天上午,全胜的战绩就又重新回来了。

    再然后,就只剩半天的比赛了。所有人的成绩其实都已定型,最后半天的十场比赛,已经不足以对一百多局比赛的数据产生什么质的影响了。何遇眼下比较担心早已不是他被针对的问题,而是高歌。

    六十场五十一胜??

    第五天比赛打完,他们就知道这终究太难。即便高歌的胜率相比之前确实好了不少,但是距离这个胜率却早已经没戏了。

    受此影响,一向稳如泰山的周沫表现竟然有所波动,第六天表现突破性下滑,最后这一天的中午,更是被高歌严厉呵斥了一顿。
《 存入书签,方便阅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