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小世界其乐无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大字
中字
小字
评书
听书:
男声
女生
标准
第874章 就是为了挨上这一炮!
   存书签 书架管理 下一章
加入书架,看书不迷路
    月20日,火星外的宇宙战线,战斗时间7小时33分。

    随着无上至尊将一枚彩虹烈焰棋子置入宇宙棋盘,一声冷如薄冰但豪迈盖天的声音响彻全军——

    “随我,阻长空。”

    “仁王,入阵!”

    光线汹涌的宇宙战场中央绽放出一朵盛世白莲,正在冲击火线防线的恒星级狂暴重锋战舰顿时甲破锋溃,被白莲之光照耀的方舟部队也受到不同聚能法术的攻击,一时间战场上空出一大片区域!

    但这样还不够!

    仁王也只能守护一片区域,但这次方舟军团是全线并进,并且有指挥官在后方调度!他们察觉到仁王的强大,便分散兵力,增大两侧的进攻力度,试图夺取火星本源!

    “哈斯卡!”

    沸血舞者那燃尽一切鲜血的怒吼,在「英雄之戒」精神连接中传遍全军!

    神通修士哈斯卡的沸血爆破,将一座八面宝石战舰打入灵气虚空湮灭殆尽!八面宝石战舰防御力极高,哪怕仁王也无法快速击溃,但借用灵气虚空的地理优势却可以轻松解决。

    大魔导师提斯雷尔不再使用仁王的攻击法术,而是故技重施,借用哈斯卡的沸血爆破,一起推方舟军团下海。

    “以牙还牙!”

    壁垒修士任青青组成的防线屏障,忽然爆发出强烈的灵气冲击,将正前方所有敌军冲击得支离破碎!

    在布衣剑帝在场的情况下,任青青堪比八转修士,受到的伤害到达临界值后,可以一次性反弹出去!

    但这样还不够!

    任座仰望宇宙战场上的光怪陆离,表情有些凝重。

    铺天盖地的符文光线和灵气光影,将黑暗的宇宙渲染得多彩又肮脏,真空的沉默,让这份破灭和壮丽化为一场惊悚的残酷。

    一般人根本无法看清楚这个三维战场上的战况,但任座可以清晰地看出来,修士军团已经岌岌可危——哪怕现在修士军团总兵力已经达到百万级别,但方舟军团的战力和数量也远超以前!

    万里长城早就研究过,《绝密档案》里的方舟军团是一集比一集强,如果第一集是宇宙飞船,第二集是星空战舰,第三集是星系军团,那么现在完全就是行星战舰——跟矮行星差不多大小的超大型战舰!

    与之相比,百万大军不过是沧海一粟。任座真正意识到,面对足以跨星群移动的远古文明,人类是何等的渺小。

    刚才若非仁王入阵,防线可能就已经崩溃了!

    哪怕无上至尊不说,任座也知道,仁王不可能在战场上久留——他可以清楚地意识到,那个跟自己完全一致的「仁王」的气旋正在不停膨胀。

    当仁王的气旋膨胀到极限,便是仁王最强之时,也是仁王撤离之时!否则,仁王必定炸成银河系里最璀璨的烟花!

    在战争开始之前,任座以为这次战争已经胜利。百万军团,数十位强大修士率领的军团,还有求道者、月咏者、任寒、虚空行者、白棺天使、暗惧时师、黯月公主这些来自未来的仙宫强者……

    这样还怎么输!?

    任座都怀疑他是被无上至尊邀请来坐VIP观众席看电影的。

    但随着战争爆发,任座心里的B数细胞急剧有丝分裂——以他的实力,说不定也只能看戏了。

    半个小时后,仁王军团退场,战场上盛放的白莲散为无数芳华,令全体军团状态恢复至巅峰!

    但方舟军团也马上抓住这个机会,派遣兵团全部压上,铺天盖地夹攻而来!

    “差不多到你的表演时间了。”

    无上至尊忽然幽幽说道,任座点点头,沉声说道:“时刻准备着。”

    “别急,你还要排队呢。”

    无上至尊从座位上站起来,然后……天裂了!

    是脚下的天,裂了!

    他们下方的火星大气层忽然被洞开一个缝隙,金瀑般的灵气流从下方源源不断地涌入无上至尊体内,只有些许灵气散逸,恐怕只有总量的5%。

    但仅仅是这5%的散逸灵气,就让任座感觉自己在被灵气江海冲刷!

    灵气浓郁得恍如液体,从任座身体里所有缝隙中流过,气旋急剧膨胀,但始终处于安全线之内——他来到1999年之后,身体似乎就已经被无上至尊上了锁。

    本来任座以为仙源护罩里的灵气浓度已经很夸张了,但现在他觉得无上至尊更夸张——5%的灵气量就让任座感觉自己被塞得都流出来,无上至尊居然将95%的灵气量全部纳为己用!

    不愧是超级强者!

    但看见无上至尊站起来,任座迅速意识到他想干什么:“你要出手了?”

    “嗯。”无上至尊说道:“火星仙源已经活化,该用的灵气不用,就没有意义了。”

    任座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

    讲道理,虽然无上至尊已经在视频里出手两次,但哪怕是任座,都无法完全解析无上至尊的招数。

    他们知道无上至尊很强,但无上至尊究竟是怎么打出碎星一击,如何瞬间净空寰宇,依然处于猜测状态,毕竟双方层次之间差距实在太大了。

    但现在,任座居然有机会近距离观摩无上至尊的出招!

    哪怕任座知道自己现在无法触及无上至尊的境界,然而以他的眼力,必定也能从这次观摩中获益良多!

    无上至尊似乎知道任座的心思:“你想学?本尊教你啊。”

    任座微微一怔,旋即用力地点头。他连疑问句都不敢说,只想赶紧将这件事确定下来。

    “很简单的,本尊不喜欢那些花里花俏的法术组合,来来去去,就只会一招。”

    无上至尊淡淡说道:“这招的秘诀就是,将你会的所有法术,全部都用拳头——”

    “打出来。”

    刹那间,整个世界化为灰色,所有事物运动速度减慢至极限,唯有无上至尊依旧金光熠熠,游走于时间的缝隙之中。

    「漫游」。

    无上至尊前方的空间忽然泛起涟漪,链接到所有方舟军团的前方。

    「折射」。

    他的右手燃起浓白色的烈焰,深蓝色的寒冰,纯洁无瑕的光辉,以及腐蚀一切的黑暗,在能吹拂一切的万法之风的作用下,融合成彩虹色的混合光辉。

    「彩虹螺旋」。

    然后无上至尊举起右拳,对准前方的空间涟漪,在千分之一秒的时间内,打出千击。

    「打桩机」。

    「漫游折射彩虹螺旋打桩机」!

    然而在任座看来,无上至尊似乎就向前挥了一下拳,然后彩虹辉光就倾泻而出,跨越空间界限,直接落到所有方舟军团上,将其摧毁殆尽!

    一拳光寒银河系!

    任座看得眉头紧皱,他可以清晰感觉到,就在刚才短短一瞬,无上至尊调用了无数强大力量,将其糅合在一起,因此才有灭尽一切的彩虹之光爆发。

    而且这些力量不禁博,而且精!他感觉到焚尽一切的火焰,冻结时间的寒冰,穿透一切的光辉,吞噬一切的黑暗,连接一切的空间,甚至还有超越世界的时间……

    只是……

    怎么说呢,虽然所有力量都用上了,但感觉调用方法有些粗糙,就像是平时不做饭的人,突然要做饭,所以干脆就将所有调料都用上……虽然做出来的东西是能吃,但尚未达到最佳程度。

    但无上至尊是那种平时不战斗,临时抱佛脚的人吗?

    任座想了想,便在心里否决这种愚蠢的想法。

    怎么可能!那种悠闲的修士,顶多天资聪颖掌握其中一道力量,但能掌握如此多道力量,必定是平时勤奋修炼,并且悟性爆炸,智商极高的大毅力者才能达到的程度!

    无上至尊必定是经历过尸山血海,数以万计的战斗,才达到现在的成就,怎么可能是那种临时抱佛脚,没打过几次架的躺赢选手?

    所以无上至尊是没问题的,是我的思想出了问题。

    难道无上至尊这种力量运用方式,其实是大有玄妙?

    莫非是已经将力量之间的冲突降低到最低程度?是不是跟‘君臣佐使’的原理有关?

    就在任座思考的时候,无上至尊轻轻一啪响指,待命中的所有军团便转移新的区域。

    任座低头一看,顿时微微一怔——他们下方,就是地球的大气层。

    温柔的地球灵气,正在滋润每位修士的心灵。

    “接下来,才是真正的战斗。”无上至尊轻声说道,继续在宇宙棋盘上落子。

    虽然被杀空了一大批部队,但接下来方舟军团却更加猛烈!密密麻麻的行星级战舰组成宇宙战阵,凭借空间跳跃迅速迫近防线!

    “为不能作战的人们而战!为了迪德拉的荣耀,全军出击!”

    迪德拉至高元帅洛斯,率领百万大军迅速构建地球防线屏障!

    “朝闻道,夕死可矣。请观吾道,然后……就去死吧。”

    求道者哈哈大笑,虚空中踏出一道跨越星河的金光大道,转息之间便走到战场之中,一秒十万八千法,道过之处皆乱流!

    “……奇迹。”

    月咏者轻轻一指,一艘行星级的重锋战舰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变成一只绵羊,然后直接被无数攻击湮灭得连羊毛都不剩。

    简单,高效,诡异,残忍!

    哪怕月咏者一段时间只能羊一个,也令防线压力大大减小!

    “岂敢托荫于先辈,苟全于人后。”

    虚空行者天堂朗声高歌,瞬移到战场中央,凭空制造出一个个巨大的空间涟漪,远远望去就是一朵朵盛放的橙黄牡丹!

    任座借助无上至尊借给他的「英雄之戒」,聆听到虚空行者天堂的解释:「垃圾桶已经准备完毕,各位可以将敌人投放到垃圾桶里,会自动送往太阳核心中进行废弃处理。」

    “但哥哥啊,扔垃圾前先分类一下。提问,战舰是干垃圾还是湿垃圾?是可回收还是不可回收啊?”

    白棺天使无暇笑着追上去,经过一艘行星战舰的时候,随手一记小粉拳打过去,行星战舰顿时被打得歪了一下,落入到空间涟漪中,直接被传送到太阳里蒸发!

    任座看得眉头狂跳——这个粉发少女果然不是治疗单位,而是暴力输出单位!

    而且是一人即一军,可以随时移动的战略级输出单位!

    “让时间铭刻我们的荣耀。”

    暗惧时师星时微微一笑,所有友方军团上方出现金钟虚影。当友方军团进行攻击时,金钟指针便移动一格,当指针转完一圈,军团状态回复到巅峰状态!

    “赞美黯月!”

    蓝发黑音和黑发希月牵着手进入战场,随之而来的浩瀚月光如同纱衣般披在敌我双方,令敌人的移动速度、物理抗性、灵气抗性全部下降,令己方的防御力、攻击速度全部上升!

    无上至尊才清空敌军没多久,但战争又再次陷入了白热化!

    就在这时候,无上至尊落子。

    “任寒,任座,入阵。”

    瞬息之间,任座便发现自己来到了月球上空

    他低头看了一眼,发现月球到处都是平原,看起来就像是一颗光滑的乒乓球。

    虽然任座没有任何宇航装备,到现在还穿着仙人服装。不过以他的实力,早就可以单凭肉身遨游虚空了。

    从「英雄之戒」接收到无上至尊的命令后,任座微微一怔,转过头看向旁边的任寒。

    任寒微微一笑,通过戒指进行心灵通讯:“怎么,觉得我们看不起你吗?但我们只是投影,你是真身降临,所以让你来作为最后的保险,应该是最合理的选择。”

    任座苦笑一声:“我只是觉得,我居然有一天沦落到当保险的程度。”

    “嗯,对于你来说,可能真的是很新奇的体验吧。“

    任寒看着远方愈加剧烈的战场,轻声说道:“我出生的时候,是奶奶在庇护我们。我成长的时候,是父亲在保护我们。再然后,才轮到我接过家主之位,去守护其他族人。”

    “这是每个任家人的必经之路,学习,继承,传承。”

    “而你……就像祖宗任我行一样,披荆前行,斩棘开路,从无到有地开辟出属于自己的路。”

    任座沉默片刻,问道:“那些事对你来说,也应该是几十年前的事了吧……你还记得吗?”

    “怎么会忘记呢,只可能是想不起来。”任寒说道:“但只要遇到合适的人,对应的记忆就像是湖里在呼吸的鱼,气泡一个个地浮到湖面上。”

    任座默默无言,任寒微微一笑,说道:“我父亲曾经问过我,恨吗?”

    “我当时说,不恨。不过,现在想来,其实还是恨的。”

    “只是看着父亲力战千百妖魔的背影,看着他在夏天给我弄冰块吃,这句话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

    “难道父亲就不恨吗?他也是恨的,但他更愿意将憎恨留给自己这一代,斩断憎恨的连锁。他希望自己肩负一切,守护好下一代,以磨灭我们心中的怨恨。”

    “本来我是有机会斩断憎恨的连锁,但是……哈哈,哪知道司马家族都是一些死妈玩意。”

    任寒呵呵一笑,他不仅已经将东汉方言彻底改掉,甚至还熟练地学会了现代的脏话——脏话才是一个文明最容易学习的底层语言。

    “所以。”

    任寒站在任座面前,抽出腰间利斧,拍了拍左手的小木盾,留给任座一个背影。

    “虽然现在可能会晚了一点,而且身份上好像也不太对……但是……”

    “就让我为你履行一次身为长辈的责任吧。”

    一尊天尊虚影从任寒身上浮现,大如月球,横亘虚空!

    “我们任家一脉相承的传统,除了对血脉的憎恨,对法术名字的习惯性堆叠以外,还有……”

    “对姓氏的自豪!”

    而此时,远方战场爆发出刺眼辉光,照亮整个太阳系!

    无上至尊的声音通过戒指传遍全军:「这次是方舟文明的最后一搏。全军修士,按计划行事!」

    「是!」

    就在此时,一束亮光划破星河,引起的聚变灵爆尚未爆发,炽热的等离子泡已经轰击到月球上空。

    无法聆听的沉闷,无法目睹的刺眼,无法直面的冲击!

    这时候无上至尊的解释才姗姗来迟:「方舟军团的最终破坏兵器,类伽马射线暴的灵气脉冲。得不到这个时代的灵气之源,永生者文明也宣告灭亡,他们宁愿一起灭亡也不会成全我们。」

    但就在无上至尊说话的数秒内,又发生了无数次聚变核爆,闪耀星河的亮光不停闪烁。任座光是站在任寒后面,都感觉自己的眼睛快要光盲了!

    然而,任寒一步不退,天尊虚影将所有脉冲尽数抵挡,丝毫余波都没有漏出!

    而被轰炸得千仓百孔的天尊虚影,被数十道治疗法术的洗刷下,迅速恢复原状。

    “没问题吗?”任座在心灵通讯问道。

    “有问题,但后面就是我们的家园,我身后就是你,我已经退无可退。“任寒笑道。

    这时候,无上至尊忽然说道:「小心,是黑瀑。」

    无上至尊还没说完,最强一击已经降临。

    这次的脉冲射线不再闪耀,而是比纯黑更黑的黑,是五彩斑斓的黑,是吞噬一切的黑。

    天尊虚影悄然瓦解,但直至射线结束之前,任寒都没有倒下。

    当黑瀑结束,任寒直接解除天尊虚影,脸色苍白得仿佛随时都会倒下。

    他轻轻按住自己的左胸,笑道:“强心术还是很有用的……”

    他转过身看着任座,拆下自己的木盾,说道:“交给你了。”

    任座接过木盾,瞬间领悟了「寒焰混元冲盈怒吼天尊势」。

    默默佩戴上木盾,任座看着眼前的任寒,在心灵通讯里说道:“我会改变我们任家人的命运。”

    “首先要改的,就是这个狗屁不如的命名方式。”

    任寒笑道:“哎?但我们都觉得不错哎,就连血缘远一点的远亲都喜欢这个命名方式……”

    任座说道:“那就说明你们品味一样低。”

    “我现在已经依靠自己的力量活过23岁,我很快就能彻底破除冠军血脉里的诅咒,然后就是通婚的限制、出行的限制、力量的限制……”

    “憎恨的连锁,由我斩断!”

    “我将会跨越你们的尸体,前进,前进,不择手段地前进!”

    一尊更巨大的天尊虚影在任座身上浮现,手掌雷霆,慈眉善目,俾睨众生!

    一座冰封王座在任座后方凝聚,他缓缓坐下来,仿佛现在他才是任寒的祖宗。

    「终极天尊势」!

    任寒微微一笑:“我还没死呢,这只是个投影。”

    “那么,来日再见,任家二千年内直系亲属最多的家主。”

    任座微微一愣,但任寒已经烟消云散,而此时方舟军团的攻击也再次降临,黯淡混沌的射线穿破星河。

    无上至尊:「方舟军团的最后一击,集束式光瀑炮。你有信心吗?」

    任座眨眨眼睛,刹那间将整个战场的情况纳入眼中。

    残兵四夫妻独守一路,樊梵的无边烈焰,小孟的致命射击,孙淑的治疗旗帜,以及龙王每一下都打出金龙虚影的群体暴击……

    守望者们和巫师议会共守一路,天使扎克不动如山,提斯雷尔和极光罗伊输出爆炸……

    万里长城正在战场中心鏖战,游戬召唤上万飞剑灭杀强敌,陈辽如同礁石抵挡敌人的前进,茶仙儿的战歌响彻寰宇!

    虚空行者和白棺天使在扔垃圾,求道者和月咏者在大杀特杀。

    一切都是那么的壮丽而残酷,令任座心潮澎湃又难以自已!

    就在这时候,任座感觉天尊虚影多了一层玄妙的屏障,心灵通讯传来一个清脆的女音:

    「在灵王答应之前,仁王你不会倒下。」

    忽然,任座听见茶仙儿在他耳边轻轻哼唱,那份旋律在任座心里荡起阵阵涟漪。

    熟悉。

    稚嫩。

    但充满感情。

    那是他自己谱写的古风曲谱。

    任座闭上眼睛再睁开,眼中再无疑惑,只有坚定。

    他给出自己的回答:「有我无敌。」

    集束式光瀑炮,降临!

    木星被擦过,大气层再次被点燃;土星环被掠过,直接被射出一个缺口。

    刺眼的光瀑在地球背面上空闪耀了足足三分多钟,黑夜亮如白昼。

    待到尘埃落定,光芒散去,那尊巨大的天尊虚影也消散殆尽。

    平整光滑的月球表面被轰炸出一个个坑洞,而坐在冰封王座上的任座更是被打入到月球表面最大的坑洞里。

    他的双手血肉已经被燃尽,露出宛如神话般的金色手骨。

    但他脸上却是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

    “我做到了。”

    “这一次,我没再像以前那样,只能袖手旁观。”

    “就像无上至尊说的那样,三神试炼的时候,月神试炼的时候,命运棋局的时候,真理之门的时候,异位面入侵的时候,我都碍于身体的原因,无法战斗。”

    “但这一次,不一样了。”

    冰封王座重新升起,将任座托至半空。他仰望星空战场,心情激动地呢喃:“我做到了!”

    “我来1999年,就是为了挨上这一炮!……哎?”

    刚说完,任座就愣住了。

    无上至尊特意将我从2019年召唤到1999年。

    就是为了让我挨上这一炮!?

    :。:
《 存入书签,方便阅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